欢迎光临中国资讯网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广告服务
当前位置:首页 > 正文 >

《摇曳花瓣爱落泪》《月光如水照心扉》唐悠悠季枭寒免费完结版

时间:2018-04-23 19:23 点击: 未知次
  今天小编分享摇曳花瓣爱落泪小说部分精彩章节给大家~~~

  简介:精品小说《总裁爹地宠上天》《总裁独宠:亲亲我的小宝贝》又名《月光如水照心扉》又名《摇曳花瓣爱落泪》完结小说全文完整版

  主角:唐悠悠,季枭寒 作者:贝小爱 


  白依妍没想到老太太竟然还点了自己的名子,她一时有些受宠若惊。

  兰悦望向白依妍,她知道小儿子最近交了一个女朋友,只是,她一直都没有见过,今天总算是见了面,长的还真漂亮,而且,看上去也很乖巧的样子。

  “好的,奶奶!”白依妍只好在季越泽的身边坐了下来。

  季枭寒也挑了一张沙发坐下,没有说话,等着老太太说。老太太先是叹了一口气,紧接着,她发表自己的想法:“枭寒,小泽,你们的爸爸去逝也有十多年了,今天,奶奶希望你们能够和你们的母亲重修旧好,我跟你爷爷都商量过了,你爷爷也是这个意思,想听听你们的意见。”

  《摇曳花瓣爱落泪》已上线【红楼小说】 连载中,书号:420

  喜欢读这本书的宝宝只需在微丨信公丨众呺(红楼小说)回复420即可阅读全文。

  季家两兄弟的表情皆是一震,兰悦也有些惊讶的望着老太太。

  她眼眶始终含着泪光,望着自己已经成年的两个儿子,由其是大儿子身上那种过早成熟冷静的气质,令兰悦深感痛心。

  “我反对!”季越泽立即开口说道,语气透着一抹讥嘲:“为什么又要跟我们和好了?是不是夏维文不爱你了?嫌你年纪太大了,要把你一脚踢开…”

  兰悦听着小儿子的冷嘲热讽,脸色瞬间变得惨白。

  老太太皱眉,严肃的斥责:“小泽,不准乱说话。”“我没有乱说话,奶奶,你今天是怎么了?为什么要让我们和好?当初是她抛弃我们不顾的,一直以来,你也教我们就当没有她这个妈妈,今天怎么一切都变了?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季越泽情绪有些激

  动,只要一想到自己年少时追着妈妈的车跑的那一个画面,他就不想原谅她。

  兰悦突然开口道:“算了,当年是我的错,我无法迷补,更没有脸面去要求他们重新接受我,谢谢你!”

  老太太皱着眉头,一脸威严的坐着,转过头,目光盯着自己的大孙子。

  “枭寒,你说句话吧,你原谅你妈妈吗?”老太太很直接的问。

  季枭寒低着眸,深沉的目光里,令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。

  他大掌微微的攥紧,随后,松开,声音漠然:“给我一个原谅她的理由!”“还需要什么理由啊?你们两个都是她千辛万苦才生下来的,由其是你,你是头胎,当年差一点就难产了,你妈妈在产房躺了一天一夜才把你生下来。”老太太听到两个孙子的态度都是这么的坚决,虽然她

  很想让给兰悦一个重新回归季家的机会,可是,看来,这机会不大。

  季枭寒脸色更加的僵沉,却是没有再说什么。兰悦觉的事情可能真的没有任何的转机了吧,她只能失落的自嘲:“老太太,过去的事情,还是不要再提了吧,感激你这么多年把他们两兄弟照顾的这么好,以后,还指望着你能够继续陪在他们的身边关照

  他们。”老太太见兰悦也想退缩,立即不满的自嘲道:“我还能活几年啊,以后这两个孩子怎么办?你好歹是他们的亲奶奶,帮着照顾他们是应该的,再说了,越泽和小妍也马上就要结婚了,他们如果生了孩子,谁

  帮忙照看啊?”

  旁边听的有些呆愕的白依妍,突然听到老太太的这句话,她雪白的脸蛋莫名的就羞红了。

  老太太这么重视她,她真的很感动,可惜,她和季越泽的关系,也只有她自己最清楚了。

  结婚生孩子这种事情,是绝对没有可能的。

  她也不敢奢望。

  季越泽却冷淡道:“就算我们以后生了孩子,我也会请保姆帮忙照顾的,又不是没有钱请不起。”

  老太太皱眉,轻责道:“保姆虽然请的起,但是,毕竟不是自家人,交给她,我都不放心。”

  兰悦知道老太太是一片好心,可是,她也了解自己儿子的性格。

  如果强迫他们不愿意做的事情,那效果肯定会相反的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唐悠悠和夏维文,牵着两个孩子从楼上走了下来。

  季越泽看见夏维文,又冷哼出一声。

  夏维文下了楼,就对兰悦说道:“时间不早了,我们先离开吧!”

  兰悦站了起来,点头:“好,我们先走一步!”

  唐悠悠知道留不住爸爸和兰悦,就让两个孩子送他们出去坐车。

  两个小家伙却是很喜欢他们,站在台阶处,朝他们挥手。

  等到他们离开后,季家的气氛,瞬间就沉闷了起来。

  唐悠悠有些手足无措,感觉让破坏这气氛的人就是自己,她很不安,也很内疚。

  也许,在她和季枭寒还没有结婚之前,她真的该出去找一所自己的房子住下来。

  这样,爸爸要来看望自己,随时都可以了,而不是还要连累整个季家的人都不高兴。

  老太太见自己想办的事情没有办成,有些失落的叹了口气:“好了,他们也都走了,大家别沉着个脸了,该干嘛干嘛吧,云叔,晚餐准备好了吗?”

  云叔从餐厅走了出来,恭敬回答:“老太太,可能还需要十多分钟的样子,准备好了,会来通知您!”

  “好,辛苦你了!”老太太感激一笑,然后,对两个小家伙招招手:“走,我们到楼上去找你们的曾祖父下楼吃饭了。”

  两个小家伙也很精明的发现,客厅里的气氛不太对劲,于是,都快速的跟着老太太上楼去了。

  此刻,客厅里坐着的四个人,表情各异。

  唐悠悠紧张的捏着手指,看了看季越泽沉郁着的俊脸,她吸了口气,鼓起勇气说道:“刚才谢谢你让我爸爸见孩子!”

  季枭寒薄唇微微勾了起来:“是吗?那你知道我喜欢你怎么谢谢我吗?”

  这一句话,让沉闷的空气里,飘荡起了暧昧的因子。

  季越泽和白依妍也都是成年人,两个人虽然还没有正式有过男女关系,但是,听季枭寒这句话,只怕唐悠悠的谢礼,肯定不一般了吧。

  唐悠悠显然也没料到季枭寒竟然会说出这句话,她苍白的小脸,瞬间就通红一片。

  她偷偷的瞄了一眼,就看见门外和餐厅匆匆路过的佣人。

  “咳…我好像忘记吃药了,我先上楼去拿药!”唐悠悠已经不好意思在客厅里待着了,于是,她胡乱找了一个借口就快步的往楼上走去。

  “我帮你看看,免得你吃错了药!”季枭寒突然站了起来,笔直俊雅的身形,也沉步的跟着唐悠悠往楼上走去。唐悠悠听到他一句吃错药,脑子又是一嗡,今天的季枭寒,似乎给了她一种心慌意乱的感觉。

  唐悠悠听着身后跟来的沉稳脚步声,她心跳的快了一些,不敢去回头,默默的推开了卧室的门走了进去。

  身后的脚步声也没有停顿,一直跟着她进入了房间。唐悠悠本来就是因为受不了他刚才在客厅里说那种暧昧的话,所以才跑到楼上来躲他的,可没想到他竟然也跟上来了,唐悠悠其实刚才已经吃过一次药了,她眉儿不由的拧了一下,怎么办?难道她真的要

  再吃一次?那岂不是真的要吃错药了吗?

  可是,身后的男人肯定在看着她吧,唐悠悠只好走向旁边的柜子处,拿起了自己的药,心不在焉的拆着包装纸,一双美眸,用余光去看身后的男人。

  男人走进来的时候,伸手也把房门给关上了。

  封闭的空间里,唐悠悠听到自己的心跳声,在加速。

  “悠悠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?”季枭寒看着她僵着的娇小背影,声音低沉的问。

  “什么事?没有啊!”唐悠悠本来就心虚,听到他这样问,更是吓的小脸都雪白了一些。

  “那你紧张什么?”男人沉步走到她的身侧,看见她只是拿着药,却并没有吃下去,大掌伸手摁住她的小手:“你瞒不过我的眼睛,你不擅长对我说谎。”

  唐悠悠听到他这番话,内心咯噔了一下,这个男人知道了什么吗?

  “我我没说谎啊。”唐悠悠还在作最后的反抗,内心却是怕的要命,季枭寒说她说了谎,可她对他说的谎好像不少呢,到底他指的是哪一件事情啊?

  “上次在国外,你手机来了一条关心的短信,我问你是不是陆轩辰的,还记得你怎么回答的吗?”季枭寒幽沉的眸子,紧锁着她苍白的脸蛋,看着她这一副被自己惊呆的样子,他还是有些心疼的。

  他真的不该这个时候去质问她这件事情,因为,她头上的伤还没有好全。

  可是,他真的忍不住了,作何的事情,他都可以妥协,但一旦碰触到感情的事情,季枭寒再冷静,也几乎要失去理智了。

  唐悠悠美眸瞬间就惊大了,她当然记的自己是怎么回答的。

  她好像说是,然后季枭寒也相信她的话了。“可以对我说一句实话吗?虽然我现在不是你名义上的老公,但是,我们的感情一向稳定,我不希望你在感情上对我有所隐瞒,你了解我的,我对感情一向挑惕。”季枭寒伸手过来,替她把药都准备好了,

  然后拿起她僵住的一只小手,把药轻轻的放在她的掌心处,又把旁边的水杯端给她。

  唐悠悠看着手心里的那些药,她神色一呆。

  “先把药吃了吧!”季枭寒的语气并不强烈,只是维持着他一惯的冷静。

  唐悠悠彻底的心慌了,她突然把药往桌上一放,轻叹了一声:“其实,我吃过药了!”

  季枭寒俊美的面容微怔,深沉如海的目光,更加深幽的探究她的表情。

  唐悠悠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随后,她咬了咬唇片:“你知道了什么吗?”

  “你跟越泽,是什么关系?”季枭寒突然问。

  这个问题,让唐悠悠大脑一炸,受伤的位置,隐隐作痛。

  她瞬间伸手摁了一下自己的头。

  季枭寒看到她做出这个动作,俊脸瞬间一僵,立即就紧张的关心她:“怎么了?头又痛了吗?”

  唐悠悠摇了摇头:“不是,季枭寒,如果我把事情告诉你,我会相信我吗?”

  “我会!”季枭寒声音低沉,目光坚定的望住她:“但你必须要对我说实话。”

  “我说的都是实话,我和季越泽之间,的确发生了一点事情,但是,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。”唐悠悠紧张的望住男人的表情,深怕他会突然生气。

  “到了哪一个程度?”季枭寒的脸色也为之紧绷,性感的薄唇,紧抿成了一条线,深怕她会说出令他绝望的一句话。

  唐悠悠再一次的深吸了一口气,鼓足了勇气才说道:“他对我表白过,但你一定要不误会了,他只是单纯的喜欢我,我对他一直都是朋友之间的那种关系。”

  “他先向你表白的?什么时候?”男人大掌蓦然攥紧,声音一下子就沉郁了下去。

  唐悠悠看着他那隐忍不发的怒气,她十分的不安,于是,她伸出柔软的手指,想要去安抚他的怒气,碰触到他的手指时,才发现,他的手指紧紧的攥着,像是随时都会爆发出来。

  “季枭寒,你不要生气好不好?我知道,我不该瞒着你这件事情的,但你放心,我和季越泽永远都不会有超越男女之间的关系,现在,他也交了女朋友”

  “你怎么没有告诉我,白依妍就是他找来演戏的人呢?”季枭寒那么的精明,在他那双锐利的目光下,作何的虚假,都无所躲藏。

  他早就觉的弟弟和白依妍不像一对情侣,虽然他们努力的装出恩爱的样子,可那种感情太过刻意,也太过僵硬了。

  唐悠悠没想到季枭寒竟然连这件事情都看出来了,她浑身不由的抖了一下。

  如羽翼一般的浓密长睫迅速的眨动了两下,掩饰着内心的慌乱。

  “对不起,我不该瞒着你的,可是,我又害怕你知道真象后会很失望。”似乎除了道谦,已经不知道还能再说什么了。

  “悠悠,我的确很失望,我一直以为,你绝对不会骗我!”季枭寒往前迈了一步,靠她很近,声音透着浓浓的失落感。

  乔初心吓的脸色一白,猛的抬眸,望着男人那双受伤的黑眸,心里乱作一团。“季枭寒,我也不想骗你的,我就是很害怕,我觉的这么荒唐的事情,最好还是不要让你知道,我怕伤了你的心,但你一定要相信我,我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,也很害怕,很不安,季越泽他也并没有做出过

  份的事情,他也想让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的。”唐悠悠语无伦次的想要解释清楚,却发现,内心的害怕,已经令她焦急的眼眶都泛红了。看着男人那紧抿着的薄唇,眸底的怒气,唐悠悠不知道还能再怎么解释,他才会...
下一篇:没有了
关于我们   群众来信   广告服务   人员招聘   联系我们   法律声明
Copyright @ 2013 中国资讯网 版权所有  
举报邮箱:838869911@qq.com 站长统计:
服务声明:本网旨最终解释权归本站!